猪眼睛发红  养殖项目可行性报告  养殖50大骗局揭秘  养20头牛国家补贴多少 
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养猪技术 > 综合经验 > 正文

   转载 发布时间:2019-08-13 19:48:52   来源:章黄国学   举报
【导读】北昆“观其复”昆曲《望江亭中秋切鲙》致敬关汉卿的杂剧附《关汉卿笔下的“南戏”》即将上演的北昆“观其复”系列昆曲《望江亭中秋切鲙》是一部值得期待的戏。它基于关汉卿元杂剧原本,是关汉卿的这一元杂剧剧本昆曲的首次排演。这也是...

北昆“观其复”昆曲《望江亭中秋切鲙》

致敬关汉卿的杂剧

附《关汉卿笔下的“南戏”》

即将上演的北昆“观其复”系列昆曲《望江亭中秋切鲙》是一部值得期待的戏。它基于关汉卿元杂剧原本,是关汉卿的这一元杂剧剧本昆曲的首次排演。

这也是对伟大的元杂剧作家——关汉卿的致敬。

这部戏是一部兼顾诗意抒情与生动情节,人物形象丰富的戏。在基于经典元杂剧的基础上,展现其本身蕴含的,超越时代的魅力。

其中女主角谭记儿的形象多面。果断、勇气,又具有女性魅力,男主角白士中的俊朗、有趣,反面boss杨衙内也性格非常复杂,这都是此部戏值得玩味的地方。

尤其经典的第三折,在八月十五粼粼波江之中,谭记儿独划一叶扁舟来赴杨衙内,为了夫君的安危去盗取杨衙内的“金牌势剑”,这一场既紧张,又抒情,既浪漫,又凶险。情节丝丝入扣,人物形象极其丰富。再配上令人耳寓生景的笙箫锣鼓,给人的是立体的享受。

在此,我们祝贺这部戏上演。并且,与观众们一起期待这部戏展现出自己的价值和魅力。

此戏第一轮排场演出:

2019年8月16日,北京繁星戏剧村

2019年8月17日,北京繁星戏剧村

2019年8月26日,梅兰芳大剧院

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观看。

主创名单

艺术指导:张静娴 周志刚

改编编剧:王一舸

导演:张鹏

副导演:黄晨

唱腔作曲:王大元

音乐作曲:王天赐

视觉总监:冯海

造型设计:李学敏

服装顾问:王奇

灯光设计:齐志欣

道具设计:史悠扬

主题曲创作:樊宁

指挥:郑学

锣鼓设计、司鼓:李永昇

司笛:刘天录

演员表

谭记儿——邵天帅 刘亚琳

杨衙内——史舒越 张鹏

白士中——王琛

白姑姑——白晓君

张千——于航

李稍——张暖 张新勇

李秉中——袁国良

附:

关汉卿笔下的“南戏”

文 | 王一舸

众所周知,关汉卿是元杂剧的代表作家。

相对应于关汉卿所在的时代,相对于元杂剧的,是南方地区流行的南戏。

一般认为,“南戏”在宋代就有。但是,具体元杂剧作家,尤其是元杂剧的第一代表作家关汉卿和南戏出现“交集”,还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情。

这个交集就出现在他的剧作《望江亭中秋切鲙》经典的第三折当中。

当女主角谭记儿为了夫君的安危,装扮成渔娘,在中秋夜将来夺夫君性命的“钦差大臣”杨衙内灌醉,并将杨衙内作为凭证的金牌、势剑、文书盗走后,杨衙内及随从转醒,发现这一严重后果,剧本中有这么一段:

(衙内云)张二嫂!张二嫂那里去了?(做失惊科,云)李稍,张二嫂怎么去了?看我的势剑金牌可在那里!(张千云)就不见了金牌,还有势剑共文书哩!(李稍云)连势剑文书都被他拿去了!(衙内云)似此怎了也?(李稍唱)

【马鞍儿】想着、想着跌脚儿叫,(张千唱)想着、想着我难熬,(衙内唱)酩子里愁肠酩子里焦。(众合唱)又不敢着旁人知道,则把他这好香烧、好香烧,咒的他热肉儿跳!

(衙内云)这厮每扮南戏那!(众同下)

在这里面,关汉卿的剧本出现了“南戏”这一具体称谓。

据马欣来集校的《关汉卿集》(P148),最后杨衙内这句“这厮每扮南戏那!”之前还有“(李稍云)黄昏无旅店,(亲随云)今夜宿谁家。”而在“南戏”这个地方没有出校。

据王季思主编《全元戏曲》也作“这厮每扮南戏那!”,后有校记(P148):

此“南”字据息机子本及顾曲斋本增补。

同书,此剧“剧目说明”题:

本剧现存版本,有息机子《古今杂剧选》本、顾曲斋《古杂剧》本、《元曲选》本。现以后者为底本,用前二种参校。

是其所用底本为明万历四十三年(1615年)、四十四年(1616年)臧懋循刊《元曲选》为底本。据《关汉卿集》前言中关于版本的部分所言:

臧懋循在《元曲选》的编辑中,对原作做了较多修改;关汉卿的剧作面貌到这里发生了较大变化。

而息机子编《古今杂剧选》刊于万历二十六年(1598年)。较臧氏早而存真。顾曲斋本《古杂剧》(一般认为是王骥德编),孙楷第比较《元曲选》《柳枝集>比较后,认为它文字上“确依元本之旧”,具有较高的文献价值。而两种更早或更“依元本之旧”的版本都写的是“南戏”,所以,现行的诸版本通具“这厮每扮南戏那!”是确有理据的。

另外,我们看剧本具体情况。这里是剧本情节的必要组成部分。即第四折便是杨衙内去会白士中,第三折这一段前面是谭记儿偷了“金牌势剑文书”逃走。按剧情,必然要交代杨衙内一行酒醒时候,发现文书不见这一情节。它是此剧有机的组织的一部分,而非可以单独脱落之处。

而有意思的就是从剧本体制看这一段。它相当特殊。

它处于元杂剧的套曲“收尾”之后。并且我们知道元杂剧的规矩。元杂剧的套曲诸牌必是一个人唱,并且用一个韵辙。这一折唱套曲诸牌子的人无疑是女主角谭记儿,用的韵辙是“车蛇”韵。

而我上面录的这一段“南戏”之处,用的一个【马鞍儿】曲牌,是杨衙内等三人以及众人合唱一支牌子。这个牌子不但已经在“收尾”,即套曲结尾之后,而且用的是“萧豪”韵。从各种方面来讲,都并不是这一折的套曲的牌子。

非止一人,众人合唱是南戏的唱演法。所以,在这里,天才的元杂剧作家关汉卿,非常有趣的嵌了一小段“别的剧种”,敏感的抓住了南戏的典型特征(一曲多人,众人合唱),用衙内的口跳出戏来,对台上的人物,以旁白的姿态来一句“这厮每扮南戏那!”不但极具舞台效果,非常有趣。而且,以我们“现代性”的角度来看,这部分也非常符合布莱希特的“间离效果”,“陌生化”处理。剧中人忽然成为了“剧外人”,有着隐然“第四堵墙”的演戏,是一种隔离观众的第三人称叙事,忽然剧中人物向观众说明,成为了第二人称叙事。这本身就是很值得记录的事情。

而这些又在关汉卿的笔下表现得如此自然,合理。非久浸氍毹而天才者,不能如是。这也是关汉卿作为伟大剧作家令我们学习的地方。

一般来说,“南戏”自宋有,但具体到“南戏”这两个字的记载,这一段不知道是不是最早的,但至少是我看到的,最早的记载。(关于南戏的记载更早的,比如宋末刘埙《水云村稿-词人吴用章传》,用的是“永嘉戏曲”这一名词)而且又是出自关汉卿之手,由关汉卿非常丰富的展现于舞台之上过的段落。在做文献研究和整理的时候,这也是非常具有“文献性”的。它不但证明了“南戏”这个名称用法的一个很早的时间,而且也以生动的方式表现了南戏作为戏剧的性质,它的特点,演出方法。这无疑是一个兼具有舞台性和学术性之处。

在此剧演出中,我们对这个地方进行了特殊的重视和处理,张鹏导演和诸位同仁更以此处附进了弋腔的尝溯。这都是对这部戏的学术性和文献性建设的重视。也是这部戏有着特殊期待的地方。

演出时间:8月16日、17日 19:30

演出剧目:《望江亭中秋切鲙》

演出地点:繁星戏剧村伍剧场

演出票价:120/80

特别鸣谢

书院中国文化发展基金会

敦和基金会

章黄国学

有深度的大众国学

有趣味的青春国学

有担当的时代国学

北京师范大学章太炎黄侃学术研究中心

北京师范大学汉字研究与现代应用实验室

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古代汉语研究所

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研究所

微信号:zhanghuangguoxue

文章原创|版权所有|转发请注出处

公众号主编:孟琢 谢琰 董京尘

责任编辑:黄佳怡

专栏画家:黄亭颖

部分图片来自网络

免责申明:本栏目所发资料信息部分来自网络,仅供大家学习、交流。我们尊重原创作者和单位,支持正版。若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直接点击提交联系我们,立刻删除!
 
相关推荐
 
图文热点
 

 

亚洲城ca88手机登录官网——精选产品!